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趙子龍
  圖為:傅仁超
  圖為:張曉凱
  圖為:楊小偉
  圖為:侯寶森
  圖為:再敬一個軍禮,送別犧牲的戰友
  圖為:從廢墟中抬出戰友遺體
  2日13時許,哈爾濱市北方南勛陶瓷大市場倉庫發生火災(詳見本報昨日A23版),大火持續了20多個小時。期間,先後發生多次坍塌,第一次坍塌時有消防戰士正在建築裡面清理火場隱患,瞬間被埋。
  火災共造成5名消防戰士犧牲,另有13名消防戰士和1名倉庫保安受傷。死者均為90後,年齡最大的22歲。1996年出生的趙子龍年僅18歲,自2014年9月入伍,犧牲時剛剛入伍4個月。
  此次大火中殉職消防官兵分別是:
  武警哈爾濱市消防支隊道外中隊趙子龍,1996年7月25日出生,2014年9月1日由吉林省長春市榆樹市應徵入伍,滅火時重傷不治犧牲。
  武警哈爾濱市消防支隊開發區中隊傅仁超,1995年10月28日出生,2012年12月1日由遼寧省遼陽市療陽縣應徵入伍,滅火時當場犧牲。
  武警哈爾濱市消防支隊平房區開發區中隊張曉凱,1995年5月24日出生,2012年12月1日由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應徵入伍,滅火時當場犧牲。
  武警哈爾濱市消防支隊化工中隊楊小偉,1992年2月9日出生,2010年12月1日由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清水河縣應徵入伍,2013年5月入黨。失聯後找到遺體。
  武警哈爾濱市消防支隊化工中隊侯寶森,1994年7月29日出生,2011年12月1由內蒙古呼倫貝爾鄂倫春自治旗應徵入伍。失聯後找到遺體。
  傷員多為擠壓傷
  國內專家將會診
  記者3日在哈醫大一院急診外科見到了受傷的消防員。從目前的傷者統計來看,14位受傷者當中,有13位是消防戰士,一位為商場的保安人員。目前除了其中一名消防戰士頸椎骨折受到重傷之外,其他傷者情況穩定,群眾無一傷亡。
  哈醫大一院副院長劉宏宇介紹,傷員的受傷情況主要集中在由於坍塌發生之後的擠壓傷,包括顱腦、胸椎的骨傷,分別在神經外科、急診外科、骨外科、胸外科和ICU接受治療。
  3日,哈醫大一院骨科專家、胸外科專家和護理專家再次會診,為幾位傷勢嚴重的傷員確定手術治療方案。專家們先對傷員進行詳細檢查,然後一起聽取主治醫師的病情彙報,研究治療方案,確定手術的時間和方法。並邀請國內多位專家來哈會診,全力救治傷員。
  滅火現場數字
  出動152輛消防車 642名消防員
  記者從哈爾濱市政府瞭解到,初步統計,此次火災過火面積約11000平方米,坍塌樓面積3000平方米左右,緊急疏散居民549戶,共2000餘人,其中,樓體垮塌部分涉及7個單元150戶居民。
  火災發生後,哈爾濱消防支隊共25個中隊的121輛消防車、515名指戰員趕赴現場實施滅火救援。大慶支隊、綏化支隊31輛消防車、127名指戰員到場增援。公安、交通、電力、市政、醫療等應急聯動單位到場協同作戰。
  火災原因初步查明
  或因電暖器超負荷
  相關人員被警方控制
  經過初步分析判斷,可能是電暖器負荷引發火災,相關人員已被警方控制。目前滅火後的建築仍有可能垮塌。
  追問火災
  記者現場調查發現,消防通道被占、失火建築未通過消防驗收、消防安全檢查缺失……一切都註定了這個“消防死角”的烈焚之痛。
  消防車進不去隔樓滅火
  由於倉庫內貨物屬易燃物品難以撲救,加之起火地點處於哈爾濱老舊小區,街道狹窄、沒有消防通道,車輛、人員密集,給救援帶來了困難,許多趕來支援的大型消防車無法進入核心區。
  “實話實說,消防車來得真夠快,但就是憋在外邊隔著樓使不上勁!”一位姓於的商戶告訴記者,該市場大約有1560戶商鋪,“因為街道擁堵,只有幾輛消防車能到達核心火場用水槍滅火,其他車輛只能多次串聯水管噴水,壓力不足,加上零下二十多攝氏度的低溫,水噴出去基本就結冰了,火勢控制不住。”
  有沒有下令“內攻”
  人們在痛惜犧牲的5名年輕消防戰士之餘也提出質疑——既然群眾已經安全疏散,為什麼還要冒著那麼大的風險進入火場“內攻”?現場指揮者是否進行過建築物坍塌風險評估?是判斷處置失當還是建築物質量不達標?
  對此,黑龍江消防部門回應,當時救援的消防官兵都在大樓3層樓體外的緩臺上打水救火,並沒有進入樓體裡面強攻。
  多年未檢查消防
  記者繞著起火現場走了一圈,發現原本應該是消防通道的幾個出入口都變成了商鋪。“
  消防部門表示,該倉庫未列入消防安全重點單位,消防安全抽查歸道外區冬萊派出所管轄。商戶們反映,冬萊派出所多年沒有來檢查過。
  本版稿件均據新華社、中新社電
  (原標題:5名90後消防戰士壯烈犧牲)
創作者介紹

uetimpgjgou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